By Aaaaa26 on 21st 五月

  不敢让家人知道,从前的小故事
  

――题记

初恋,留给自己的,是甜蜜的最初的回忆,虽然时隔多年,却铭心刻骨,

十八岁的时候,我是一个花季少女,初恋的情怀纯纯欲动,总会刻画着神话般的爱情,幼稚的以为,爱情是可以一辈子长相厮守,可以遇到一个王子一样的恋人,陪自己一生一世,

做梦的时候,念旧,梦见他,缅怀我的思念,我把这个从前的故事与更多的人分享,一个曾经我的小故事,带给读者休闲时,片刻的一个精彩,仅此而已!!


  

文/任左萍

这是一篇记叙文,抒写自己曾经的初恋,自己的一个小故事,在那个曾经花季年代,一段不被父母认可的恋情,发生了不可预测的改变,天各一方,注定了宿命无缘,留给自己的是记忆中的曾经,一段铭心刻骨。

――题记

初恋,留给自己的,是甜蜜的最初的回忆,虽然时隔多年,却铭心刻骨。

挥笔,抒写一个故事,自己的小故事,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念旧的人。又是一个爱做梦的人。

昨晚,整宿未眠,翻来覆去,天亮的时候,迷迷糊糊睡去,睡梦中,我又做个一个长长的梦,从前的梦,一个甜蜜的陶醉的梦。

梦境清晰历目,梦中我见到了他,从前最初的他,我们一吃饭,一起玩,一起快乐着一起疯。

梦中,他依然帅气,快乐的像个孩子,永远看到的都是他阳光的笑脸,在一起,从来不会考虑什么叫做忧愁,他来到梦中,快乐的那瞬间,将我带回了最初的回忆。

唉!又是一个梦!从前的梦,从前的年代过去了,一切都过去了,好多年了,留给自己的,是向往的漫长的回忆。

回忆最初的他,我把他当做一个故事,我自己从前的故事,陈述,陈述最初的年代,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,因为在记忆中,铭心刻骨,而如今时隔多年,我只能用文字的形式,缅怀我对他的思念。

十八岁的时候,我是一个花季少女,初恋的情怀纯纯欲动,总会刻画着神话般的爱情,幼稚的以为,爱情是可以一辈子长相厮守,可以遇到一个王子一样的恋人,陪自己一生一世。

在那个花季的年代,我恋爱了,他是一个特别滑稽,帅气的男孩,年长我三岁,不过他的身份有些特别,因为他的身份,任何人都觉得我们的恋爱,是多么的幼稚,多么的不可思议。

他是姐姐的小叔子,姐夫的弟弟,姐姐结婚了,经常去姐姐家玩,总会遇到他,慢慢的熟悉了,彼此喜欢,我们恋爱了,刚开始的时候悄悄的在一起,不敢让家人知道,后来姐姐知道了,他的妈妈知道了,于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了。

人们非非在议论,姐妹两个,嫁给弟兄两个,这合适吗?还真少见哦!村子里的人就这么议论着!

姐姐知道后,特别的生气,不许我们往来,双方父母更是反对不同意,他开始了和他的家人争吵,扬言非我不娶,后来这句话像铁一样见证了我们的爱情,家里来提亲的媒婆,介绍的对象,全部拒绝,一个不见  。

他更是和他的家人赌气,争吵,如果不愿意我们订婚,就和家人断绝父母关系,他说要将我带走,我们去私奔,于此,我们成了别人饭后,畅所欲言的话题,就这样,我们恋爱了二年,双方父母始终不同意我们订婚。

在我们始终坚持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的人生未来,发生了不可预测的变化,一次追捕行动中,他因持枪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,那一年我十九岁,从此以后,我们的人生彻底的改变了,我们的恋情,就那样,在那个不成熟的年代结束了。

漫长的岁月走过,我们再也未曾相见,十五年后,他出狱了,却不知去了何方,后来,听说他结婚了,生了一个儿子,而我们始终未曾相见,他就像掉进大海里的一颗针,渺无音讯,就这样我们天各一方,永远的诀别了。

留下的记忆,是年幼时童话般的爱情,在那个幼稚的年代,没有经过任何人许可的爱情,它留在了自己的故事里,不过它是一个真是的故事,我的故事。

做梦的时候,念旧,梦见他,缅怀我的思念,我把这个从前的故事与更多的人分享,一个曾经我的小故事,带给读者休闲时,片刻的一个精彩,仅此而已!!

  

挥笔,抒写一个故事,自己的小故事,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念旧的人,又是一个爱做梦的人,

十八岁的时候,我是一个花季少女,初恋的情怀纯纯欲动,总会刻画着神话般的爱情,幼稚的以为,爱情是可以一辈子长相厮守,可以遇到一个王子一样的恋人,陪自己一生一世,

在我们始终坚持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的人生未来,发生了不可预测的变化,一次追捕行动中,他因持枪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,那一年我十九岁,从此以后,我们的人生彻底的改变了,我们的恋情,就那样,在那个不成熟的年代结束了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