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Aaaaa4 on 21st 五月

  傻姑是真的结婚了,【傻 姑】
  

傻姑死了,骨灰在煅烧后的回程里就被人抛入了大河,随着一道简单的弧线,汇同傻姑简单的一生一起被抛入了荒郊野外……

从此,再也没有人记得傻姑这个人,她象一个本来就被认定的悲剧,人们只是麻木地等待它的开始和结束!

傻姑大不了我几岁,常在小院的桑树下打盹,小孩们为了作弄她,会将一根小毛虫塞进她的衣袖,傻姑被惊醒后,便凄厉地大叫着逃去,于是,后面会紧跟着一串刺耳的大笑……

傻姑其实并不招惹人,她有时会在那道开满掉钟花的小土墙下唱起一首谁也听不懂的歌,每当这时,傻姑的脸上会荡漾起一种安详的笑意,我知道,傻姑今天一定很开心,不久,这个男人在城里做起了泥水匠,语气十分平淡,平淡得让我觉得象是在叙述一头牲口的死……

可怜的傻姑终于挣脱了痛苦去了另一个世界,如同那个季节飘落的最后一片叶子,然而,我知道的是:

傻姑死了,但傻姑没有坟墓!


  

傻姑死了,骨灰在煅烧后的回程里就被人抛入了大河,随着一道简单的弧线,汇同傻姑简单的一生一起被抛入了荒郊野外……

从此,再也没有人记得傻姑这个人,她象一个本来就被认定的悲剧,人们只是麻木地等待它的开始和结束!

傻姑大不了我几岁,常在小院的桑树下打盹,小孩们为了作弄她,会将一根小毛虫塞进她的衣袖,傻姑被惊醒后,便凄厉地大叫着逃去,于是,后面会紧跟着一串刺耳的大笑……

傻姑其实并不招惹人,她有时会在那道开满掉钟花的小土墙下唱起一首谁也听不懂的歌,每当这时,傻姑的脸上会荡漾起一种安详的笑意,我知道,傻姑今天一定很开心。

几年前的一天,突然听人说,傻姑结婚了,我很震撼!因为从她遗传上代人的痴傻看,傻姑是不能结婚的!可是,傻姑是真的结婚了,新郎是个山沟里的男人,为了进城,他娶了傻姑也就从此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傻姑家。不久,这个男人在城里做起了泥水匠。本来故事在这里就该结束了,但是悲剧却从这一环开始环环相扣,如同早就打造好的宿命……

不到半年,这个男人混上了另一个女人,在一个夜里,席卷了傻姑家里所有能带走的值钱东西,包括傻姑手上的那对纽丝银镯!而就在此时,他已在傻姑肚里留下了一个“孽债”整整二个月了!

秋末,这本该是庄稼收获的季节,而傻姑家的庄稼被一阵大风吹倒在地里,却没有见人去忙着收拾。因为,傻姑就快要死了……她那个小孩早就死在了肚子里,因为傻姑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而在此之前,谁也不知道!!

入冬的第一个夜里,我把自己重重地裹在被子里,恍惚间,听人在门外说起傻姑死了。语气十分平淡,平淡得让我觉得象是在叙述一头牲口的死……

可怜的傻姑终于挣脱了痛苦去了另一个世界,如同那个季节飘落的最后一片叶子,然而,我知道的是:

傻姑死了,但傻姑没有坟墓!

  

傻姑死了,骨灰在煅烧后的回程里就被人抛入了大河,随着一道简单的弧线,汇同傻姑简单的一生一起被抛入了荒郊野外……

从此,再也没有人记得傻姑这个人,她象一个本来就被认定的悲剧,人们只是麻木地等待它的开始和结束!

傻姑大不了我几岁,常在小院的桑树下打盹,小孩们为了作弄她,会将一根小毛虫塞进她的衣袖,傻姑被惊醒后,便凄厉地大叫着逃去,于是,后面会紧跟着一串刺耳的大笑……

傻姑其实并不招惹人,她有时会在那道开满掉钟花的小土墙下唱起一首谁也听不懂的歌,每当这时,傻姑的脸上会荡漾起一种安详的笑意,我知道,傻姑今天一定很开心,不久,这个男人在城里做起了泥水匠,语气十分平淡,平淡得让我觉得象是在叙述一头牲口的死……

可怜的傻姑终于挣脱了痛苦去了另一个世界,如同那个季节飘落的最后一片叶子,然而,我知道的是:

傻姑死了,但傻姑没有坟墓!

傻姑死了,骨灰在煅烧后的回程里就被人抛入了大河,随着一道简单的弧线,汇同傻姑简单的一生一起被抛入了荒郊野外……

从此,再也没有人记得傻姑这个人,她象一个本来就被认定的悲剧,人们只是麻木地等待它的开始和结束!

傻姑大不了我几岁,常在小院的桑树下打盹,小孩们为了作弄她,会将一根小毛虫塞进她的衣袖,傻姑被惊醒后,便凄厉地大叫着逃去,于是,后面会紧跟着一串刺耳的大笑……

傻姑其实并不招惹人,她有时会在那道开满掉钟花的小土墙下唱起一首谁也听不懂的歌,每当这时,傻姑的脸上会荡漾起一种安详的笑意,我知道,傻姑今天一定很开心,

几年前的一天,突然听人说,傻姑结婚了,我很震撼!因为从她遗传上代人的痴傻看,傻姑是不能结婚的!可是,傻姑是真的结婚了,新郎是个山沟里的男人,为了进城,他娶了傻姑也就从此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傻姑家,不久,这个男人在城里做起了泥水匠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