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Aaaaa19 on 21st 五月

  当年我们都没有钱,未来婆婆主动提起男友和前女友
  但这天,牧昊天开车带她来到一片小树林,主动跟她讲述了过去的感情经历,陆子衿靠在牧昊天的肩上,忽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,眼睛半阖着没过一会便睡着了,车子开上盘山公路上,陆子衿突然觉得呼吸困难,神经紧绷,她感到很紧张。
  

关于牧昊天和他前女友的事情,陆子衿一直没问,她想,他不说,自然有他的苦衷,而她要做的,就是帮他忘记从前的伤痛,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。但这天,牧昊天开车带她来到一片小树林,主动跟她讲述了过去的感情经历。“八年前,在这片小树林,我遇到了正在写生的顾筱笙,她就坐在那棵树的下面,背影就像是一个天使。一种感觉让我想要追上她的步伐,因为一个照面我断然的离开了那个小黑帮,每日除了逃离他们的追杀还不停地找着机会追求她。”牧昊天像是陷入了回忆,闭上眼睛露出一抹笑容,犹如一个刚陷入爱情的男孩,“一见到她我就无法自拔的喜欢上她,许是被我烦了她竟然答应了我,那一年是我最快乐的一年,逐渐我们陷入了热恋,第二年我和她同居,第三年我们打算一起去国外结婚。”陆子衿没有打断他,在一旁静静地聆听,他睁开眼那双眸已经变得通红,“再之后没有第四年了,那群人在我们打算去巴黎的前两日找到了我们,她为我挡了一刀,而我却救不了她。她就死在我怀里,我觉得那一刻我疯了,呵呵,冲上去和七个人扭打在一起,也许是她在保佑我吧没有受到致命的伤,只是在医院躺了一个月。”牧昊天双手抱着头部,手肘隔着大腿,声音沙哑,不再有平日里的风采,现在的他犹如一个陷入沙漠的可怜人,步入绝境深陷其中。“昊杰说……当年她已经有孕三个月……而那把刀一刀刺穿了她……”陆子衿靠近他,像是安慰一个孩子,抱住了他,眼泪从眼眶流落。想到那个爱牧昊天爱到彻骨的女孩,牧昊天对她不只是爱还有愧疚。“一切都过去了,她没有怪你,她一定希望你能重新获得自己的幸福。”“昊天……你一定……要幸福……”他仿佛听到筱笙的那最后一句话,眼中似乎有了一种别样的色彩。牧昊天慢慢抬起头,他想这一份幸福是他此生必须抓住的,他不会再重演顾筱笙的那份悲剧。他自卑过,怪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,所以他不断的让自己变的强大,而陆子衿的一次又一次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存在的,那颗心事跳动的。“那你现在住的那个别墅……”陆子衿的声音有些沙哑,考虑了许久才问出来。“我和她同居在那一处,当年我们都没有钱,只是租了一套小房子。后来我回来后发现这段地方拆迁重造了,便买下了哪里。”现在的牧昊天很坦然,既然已经说出了所有的事情,又何必因此来隐瞒她呢。忽然听到陆子衿轻笑一声道,“牧昊天,我们等日出吧,你看天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,我还没看过日出呢。”她的眼中隐隐的带着稍许泪光,眼中有着期待、渴望还有一些他读不懂的情绪,他感觉陆子衿也有心事,可是她却不愿意说  。牧昊天点头,两人走下车,走入小树林,找到一片小土堆,坐下互相依偎着。陆子衿靠在牧昊天的肩上,忽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,眼睛半阖着没过一会便睡着了。牧昊天带着微笑侧过头看着入睡的陆子衿心里竟有那么一丝甜蜜。原本属于顾筱笙的位置仿佛又能够住进一个人,顾筱笙对于他的记忆都随着这个人的出现淡去。陆子衿与牧昊天的恋情早已传遍整个S市,公司里的人有的嘲讽,有的羡慕。但既然众人皆知了,牧昊天打算正式带陆子衿回家见父母。什么?这么快就要见婆婆了?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一道坎儿,要万一未来婆婆不喜欢自己该怎么办?……想到这儿,陆子衿更加紧张了。见到陆子衿的表情牧昊天似笑非笑的戏谑道:“你不会是怕了吧,我妈咪很好相处的。”陆子衿嘴角有些抽搐,想了一会还是答应,“好吧,那我先走了拜拜。”说完立刻转身,像是要逃跑一般的离开。“好!那我下班来接你1牧昊天在后面有些惊喜的大声说道。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,牧昊天带着陆子衿走进了一家造型店,这家店在这条街上并不显眼,在外面看店面小的可怜,让人一看就没有想要入内的念头,可是一入内,里面古朴的装潢一下子吸引了陆子衿。这家店比她想象的要棒很多,里面的装修风格很合人胃口,以及那长廊神秘的感觉,牧昊天沉声对店里唯一的一个女店员说道:“小薛帮我把她装扮一下,不要太隆重,家宴。”说完便直接坐在那沙发上,行为放松慵懒邪魅。那名穿着时尚的店员朝着两人露出无可挑剔的完美笑容鞠了一躬,随后给陆子衿引路,陆子衿跟着她走入换衣间。陆子衿见她帮自己选好了衣服,换好后她有给自己化妆,她给陆子衿化了个淡妆,只是涂了唇彩画了一下眉,陆子衿如一个魔女一般神秘慵懒,如同从西方的油画中走出来。陆子衿淡笑着从后方走出来,牧昊天本看着报纸,却被眼前的景象吸引,微微挑眸,漆黑眸子闪过一抹惊艳,嘴角上扬似乎很满意。陆子衿身着一件绛红色的套装,丝绸般紧密的材质衬托出修长姣好的身材,红黑相间的神秘感,头发被烫成波浪披散的后腰,像一个神秘的女郎,像极了那一次陆子衿扮舞、女和自己在包厢邂逅的感觉。陆子衿也觉得不错,像一个模特一样走到牧昊天面前单手叉腰,勾起迷人的唇角问道:“怎么样?”牧昊天挑眉道:“在小薛手下母猪也能变成女神。”陆子衿嘴角抽动了一下,连夸一句都不肯吗?真小气!转身哼声道,“哼,我权当你是在夸我了。”牧昊天耸肩没有说话,直接上前一步搂住陆子衿的肩带着她走出小店。车子开到一片人少的郊区,能看到一个半山腰处有一个古堡,正是黄昏时分那古堡被衬的  格外美丽。车子开上盘山公路上,陆子衿突然觉得呼吸困难,神经紧绷,她感到很紧张。牧昊天似笑非笑的戏谑的问道:“你在紧张?在怕什么?”我怕准婆婆……陆子衿没好意思说,佯做生气地瞪了他一眼:“要你管1牧昊天嘿嘿一笑,车子拐进豪华别墅区,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家大门。准婆婆像是早就知道了今天准儿媳要来家的消息一样,早早就等着了,见到牧昊天身旁的陆子衿,掩不住满脸高兴。陆子衿先前的紧张在看到牧母和蔼的笑容时,全部烟消云散了,对她后面打发牧昊天去厨房帮忙的举动也并无奇怪,直到她拉着自己来到一间卧室。还有床头的几张照片,全都有那红色的身影,“子衿你不要误会埃”牧母对着陆子衿笑得若无其事,“我知道顾筱笙对牧昊天很重要,若是他连这个女人都会忘记,那么他也配不上顾筱笙对他的一片痴心。”顾筱笙,牧昊天念念不忘的前女友。一时间,陆子衿好像明白牧母的用意了。
  她就死在我怀里,我觉得那一刻我疯了,呵呵,冲上去和七个人扭打在一起,也许是她在保佑我吧没有受到致命的伤,只是在医院躺了一个月,陆子衿靠在牧昊天的肩上,忽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,眼睛半阖着没过一会便睡着了,但既然众人皆知了,牧昊天打算正式带陆子衿回家见父母,车子开到一片人少的郊区,能看到一个半山腰处有一个古堡,正是黄昏时分那古堡被衬的格外美丽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