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Aaaaa30 on 21st 五月

  却也要伸向远方,白鸟之歌
  

每到深秋,我会莫名其妙地倍感孤独,孤独时无暇顾及原因,总会想起那堵红墙,还有红墙下幽静的小路,白鸟就在我身旁的这棵最粗最高的白杨树上,我几乎向后折断了脖子向上望去,白鸟的羽毛似乎沾染了些许的红,突然一滴液体从高空坠落,接着,地上的一片落叶也被染成了红色,霎那,我明白了“那是一只受伤的白鸟。
  

梦一般的红墙下,一条小路尽管崎岖,却也要伸向远方。平日,只是不多的人从此匆匆而过,所以很少有故事在这里发生,偶尔也会飞来几只白鸟,落在路旁参天白杨遒劲的枝干上,环顾四周,尴尬的叫上几声,而后无奈地飞走。
  
却也要伸向远方,白鸟之歌
  

每到深秋,我会莫名其妙地倍感孤独,孤独时无暇顾及原因,总会想起那堵红墙,还有红墙下幽静的小路。
  

厚厚的落叶已把小路掩盖起来,也盖住了路边衰黄的野草,尽管没了小路的轮廓,至少我还依然清晰自己走在哪里,没有脚印,却还有方向。抬头仰望,几朵白云慢慢游走,也不知道云上有没有我的思念和向往,只是牵着我的目光,渐行渐远……又有一片枯黄的叶子脱离了枝干翩然而下,静悄悄地,是在发誓终有一天要化腐朽为神奇吗?落叶偏不作答。
  

“嘎”一声尖叫划破长空,惊扰了我的思绪。猛地抬头,白鸟又一次站在了白杨树光秃秃的枝干上,只是这次比以往站得更高,而且叫声听来也并不尴尬。白鸟就在我身旁的这棵最粗最高的白杨树上,我几乎向后折断了脖子向上望去,白鸟的羽毛似乎沾染了些许的红,突然一滴液体从高空坠落,接着,地上的一片落叶也被染成了红色。霎那,我明白了“那是一只受伤的白鸟。”心中不由升腾起一种敬畏和感动……白鸟没做更多停留,也没容我太多想象,它抖了抖浑身的羽毛,又高傲地叫了几声向天空飞去。
  

我站在原地,心中激流暗涌,之后变得异常平静。
  

是的,白鸟选择了天空,所以要站得愈高,飞得愈高。哪怕伤痕累累也要振翅高飞。我虽受伤,但我不是白鸟,既然不能选择天空,那么做一片落叶,选择大地又有何妨?

  

每到深秋,我会莫名其妙地倍感孤独,孤独时无暇顾及原因,总会想起那堵红墙,还有红墙下幽静的小路,白鸟就在我身旁的这棵最粗最高的白杨树上,我几乎向后折断了脖子向上望去,白鸟的羽毛似乎沾染了些许的红,突然一滴液体从高空坠落,接着,地上的一片落叶也被染成了红色,霎那,我明白了“那是一只受伤的白鸟,

厚厚的落叶已把小路掩盖起来,也盖住了路边衰黄的野草,尽管没了小路的轮廓,至少我还依然清晰自己走在哪里,没有脚印,却还有方向,猛地抬头,白鸟又一次站在了白杨树光秃秃的枝干上,只是这次比以往站得更高,而且叫声听来也并不尴尬,

我站在原地,心中激流暗涌,之后变得异常平静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