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Aaaaa87 on 21st 五月

  还有可爱的同学们,成长的快乐
  

“快!快抢柳条!”这句话是从王晓雪兔潇嘴里喊出来的,边说身体还在不停地蠕动,就像一条大青虫,真受不了!,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,同学们看到它就想起我们亲爱的母校,敬爱的老师,还有可爱的同学们。
  

一根柳条引发的“争辩”
  

学校把柳树砍了,这片柳树伴随我们成长了五年,还真有点舍不得它们。
  

李柯慧兔萌说:“Ladiesand乡亲们,这样的大好时光,不用来办个时装展览,怎么说的过去!”旁边的周泼妇周家瑞瞎起哄:“就是就是,我们兔萌老大说的太对了,亲们,包邮哦!”
  

我们流氓兔军团的打扮对象是兔萌,因为她长得矮,所以更好打扮一些。
  

“快!快抢柳条!”这句话是从王晓雪兔潇嘴里喊出来的。周泼妇一个箭步冲上去,“去你丫的!都给我让开。”火药味可真不小,真没辜负“泼妇”这个名声。“小兔纸们,快帮帮泼妇!”我连忙带动帮派的人。
  

我们如同黑社会人士一般,气势汹汹的冲上去。毫不给男生留情面,拽过来就是一顿狠批。这场面,不亚于“第三次世界大战”。我们班女生是学校出了名的霸道,男生们哪敢跟我们斗?在我们眼里,他们不过是过眼浮云罢了。
  

“哈哈哈哈。”过了许久,一阵诡异的笑声传来,冷得我鸡皮疙瘩一个接一个的凸起来。不用说也知道是大舌头王洁的声音。一阵硝烟飘过之后,我们才知道,男生们投降了,乖乖的把地盘让给了我们。他们的头儿李海宁说:“好男不跟女斗,今天就先让你们一次。”“切,李海宁,你这是涂了BB霜进棺材—死要面子”我不屑的嚷嚷。
  

正当我们暗暗得意的时候,兔潇吵道:“快点啊!下一节上语文,来不及了!”“矮油,多好的气氛啊,就不能再让我享受一会儿吗?”大舌头说。兔萌语重心长的解说:“大舌头,晓雪说得对,真的快来不及了。”大舌头这次也没再说什么。
  

“一年以后”,我们终于把兔萌打扮好了。小鱼这个自恋狂突然大叫一声:“哇,兔萌,你真是太beautiful了!简直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车见车爆胎啊,不,车不见也会爆胎的!”
  

兔萌自信满满地走出来,不料却被我们班一群没事找事的男生看到了,“兔萌,你真是太养眼了!”“李柯慧,原来你是女生啊!”“去你妹,说什么啊,都给本小姐走开!”在慌乱之中,还是李海宁说的一句关键的话:“李柯慧,你的这身衣服可真是囧啊,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增高哦。”
  

第二节课的铃声响起,我们回到教室继续狂欢,兔萌在教室里摆着pose转来转去,范祺轩范大娘在和她的组员玩枪手,而李海宁和他的一帮小子干脆打起了“群仗”,废纸团乱扔了一地。将近放学,兔潇冷不丁跳出来说:“兔咪,你不去问作业了?”糟了,我们玩的这么high,哪还想着什么上课埃我的双眼瞪得直直的,眨都不眨一下,嘴巴呈“O”形。唯一可以证明我活着的证据就是那颗砰砰乱跳的心脏了。
  

我缓了一会儿,三两步走上讲台,说:“快!快预习第十八课!”接着,我拉起兔潇的手向办公室奔去。
  

“报告。”“进来。”语老温柔的说。我们语文老师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老师,他为人和蔼,是大家公认的好老师。“老师,今天晚上的作业是什么?”我故作淡定的说。令我想不到的是,语老竟然说:“你先回去吧,今天晚上的作业比较麻烦,我自己布置。”神马事嘛,我的人生就像茶几,上面摆满了“杯具”啊!
  

我推开门,教室里静的出奇,同学们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。地上也一丁点“不明飞行物”也没有。
  

总算没有让你们白玩一节课,还有点良心嘛。~
  

年龄:过了12个“六一儿童节”
  

姜志超早在三年级的时候就转学了。他以前在班里的地位颇高,能和《甄嬛传》里的“华妃”相媲美
  

“OhMyGod!”随着一声杀猪般的尖叫,我才缓过神来。
  

八卦王兔萌向李海宁打探了一个惊天地,泣鬼神的消息—姜志超变成了……“大MM”。
  

前几天,学校举行乒乓球大赛,正巧姜志超也在。
  

李海宁是他的super死党,这样一来,他们好不快活?
  

哥们和哥们之间总要交谈滴。但令我想不到的是,他们谈起来就像女生一样。这时候,李海宁不经意间碰了一下他的乒乓球拍。想不到,这个姜志超他…。他他…。竟然操着柔媚的昌南口音,娇滴滴的说:“我靠~,别碰我的拍子~”。边说身体还在不停地蠕动,就像一条大青虫,真受不了!
  

可是他为神马会这个样子呢?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,就让这秘密成为永远的秘密吧。
  

第一次写“苦情剧”
  

受阳光姐姐《生命流泪的样子》的启示,我发现悲情小说是那么的富有感情。他可以使人身处在那种独特的意境中,就像凄凉的秋天,叶子一片片落下,带着一丝丝的遗憾,投向大地母亲的怀抱。她们跳跃着,旋转着,轻舞飞扬着,翩然落下。,那样忧伤、凄惨。
  

今天妈咪不在家,电脑刚好开着,没人操作。于是我就坐在电脑旁边,“大笔一挥”,尽情的展示我的写作才华。内容如下:
  

姝贻是一个孤儿,她的父亲从小就离开了她,妈妈也在去年刚刚去世。
  

一天,姝贻在做一道阅读题,题目是“读了这个故事,你明白了什么道理?”她想了一会儿,写道:“温暖,是冬日里的一束暖阳,即使在寒风呼啸的冬天,一个小小的举动,就能带给我们无限的温暖……”
  

写到这里,她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:温暖,温暖是什么?
  

她想到了妈妈的死,想到了人们的讽刺和狠心。
  

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。姝贻明天要春游,她正准备和她最亲爱的妈妈上街买明天所需要的东西,然而,不幸却如暴雨般降临。
  

一辆开白色奥迪汽车的女人,正在一边开车一边发短信。姝贻的妈妈正要过街,她没有看见这辆飞奔而来的汽车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,连一点微弱的呼吸也听不到。
  

停顿了一会儿,远远地听到一声刹车,和一声凄惨而又绝望的呻吟。
  

“妈妈!“姝贻不顾一起的冲上前去,紧紧地搂住妈妈,并发疯似的问:”叔叔,能帮我打120吗?”“阿姨,求求您救救我的妈妈吧!“然而,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,有的人甚至说:“别进去瞎掺合,小心摊上事。”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。一个有一个的身影从姝贻身边匆匆略过,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,去帮一下这位可怜的小女孩,安抚她受伤的心灵。
  

她的妈妈终于坚持不住了,她用最后一口气挤出几个字:“孩子……妈妈要走了,坚…强。”这时,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。姝贻抱着妈妈嚎啕大哭,她恨这些人们,恨她们如此狠心……
  

写到这里,我的嘴边竟然有一股咸咸的液体滚落下来,难道,这就是小说的魅力吗?
  

今天中午,我和兔潇十二点就来到了学校。正闲着无聊,兔潇突然说:
  

“哎,兔咪,听说我们学校闹鬼了哎。”
  

“什么,我怎么不知道?”
  

“你这个小猪头还不知道哩,我听老人们说,战争时期,有个老师被冤枉了,在后边一棵柳树上吊死了。你难道没发现那两棵柳树缠在一起了吗?那叫‘死疙瘩树’,说明那里曾经有人死过。”
  

“啊,这么可怕,怪不得老师让我去那排屋子里打扫卫生,看见里面还有黑板呢!”
  

“对对对,听说你同桌去追赶一只小猫咪,那只猫跳到房子上;‘喵~~~地叫了一声就不见了。
  

“啊,怎么连我都不知道,看来我还是比较单纯的嘛。”
  

“那么…想不想去看看呢!!?”兔潇突然兴奋起来,可怜了我这颗小心脏喽。
  

“啊…好!”我对她说。
  

我和兔潇蹑手蹑脚地靠近那所“鬼房子”,由于现在是中午,所以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风轻轻飘动的声音。我们刚刚走到房子前面,兔潇冷不丁冒出来一句:“兔咪…看见屋子上的那个东西了吗,它是一件…红…嫁…衣!“啊~~~~~,我以分贝的声音尖叫一声,吓得兔潇也跟着叫起来,慌慌张张地往回跑。
  

“对,就是这样,而且是个红嫁衣,上面绣着花,还有血!”想不到兔潇竟然到处张扬我们的经历,害的全班人都知道了,向操场一拥而至,正所谓朱自清《春》的“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”。
  

随后,我和兔潇也到了。“胡一菲转世”胡家瑜见我们一来急匆匆的说:“祎晴,难道这就是你说的“鬼屋”吗?”说着将一块红色的绣花毛巾扔给我们。“咦?怎么那么眼熟的干货?”天哪,那不是我们的“嫁衣”吗?“对啊,你看看,周围那么多薯片包、可乐瓶什么的,鬼难懂会吃这些东西吗?它们真会赶时髦啊”
  

是哦,妈妈大人从小就对我说,世界上没有鬼,只是人们会装神弄鬼!
  

童鞋们,以上的故事完全是真人真事。这就是我们可爱的班集体。
  
还有可爱的同学们,成长的快乐
  

我们还有仅仅一年的时间就毕业了,在这之前,我把我班的“一地鸡毛”编成了一本小说。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,同学们看到它就想起我们亲爱的母校,敬爱的老师,还有可爱的同学们。
  

不知不觉,同学们在一起已经五年。在这短短五年的时间里,我们尝到了友谊的酸甜苦辣。共同体验到了成长的滋味。
  

我觉得,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支小小的气球,渴望飞上蓝天,追逐自己的梦想。后来,一支又一支的气球飞上蓝天,一个又一个的梦想,近在眼前。聚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。一起探寻世界,一起冒险,一起患难,一起成功,开始了一次环球旅行。这难道不是一只只载着梦想飞翔的冒险气球吗?
  

“开始我们都是孩子,最后渴望变成天使。歌谣里藏着童话的影子,孩子啊,该要飞向哪里”……

  将近放学,兔潇冷不丁跳出来说:“兔咪,你不去问作业了?”糟了,我们玩的这么high,哪还想着什么上课埃我的双眼瞪得直直的,眨都不眨一下,嘴巴呈“O”形,”神马事嘛,我的人生就像茶几,上面摆满了“杯具”啊!,”这时,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,

“啊,怎么连我都不知道,看来我还是比较单纯的嘛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