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Aaaaa17 on 7th 九月

  一生也足够杯具的,一句之 (三)抓阄
  
一生也足够杯具的,一句之 (三)抓阄
  
说起老汪,一生也足够杯具的,

其实,两家挨的这么近,有时候下雨,风一吹,互有冲刷也很正常,

我弟弟鬼呀,让我先抓。
  

我能上得起学,还得感谢老汪。
说起老汪,一生也足够杯具的。

他祖上并不是教书的,至少他父亲不是,箍铁桶的。本来他爹想子承父业,后来因为一件官司,才送老汪进得学校。

啥官司?

老汪家的邻居,叫老廉。觉得老汪家房檐的雨水冲了他家的院墙。

其实,两家挨的这么近,有时候下雨,风一吹,互有冲刷也很正常。毕竟都十几年了。

为啥现在说呢?其实,他心里有自己的猩是,我和我弟只能去一个,谁去呢?

其实,我爹心里早已有了答案。为了“公平”,我爹还是想了一个好办法。

抓阄。

我弟弟鬼呀,让我先抓。

我一抓,打开一看:不上……

予墨QQ: :ymcs8-30
  
说起老汪,一生也足够杯具的,

其实,两家挨的这么近,有时候下雨,风一吹,互有冲刷也很正常,

我弟弟鬼呀,让我先抓,本来他爹想子承父业,后来因为一件官司,才送老汪进得学校,毕竟都十几年了,

为啥现在说呢?其实,他心里有自己的猩是,我和我弟只能去一个,谁去呢?

其实,我爹心里早已有了答案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